今天,你感动了吗

2016-12-22 巴中网 刘洋

  近来,受不少邀请,参加了好几次演讲比赛,或当评委,或做听众。演讲主题或激情追梦、或青春励志、或敬业爱岗,不一而足。

  无论做评委还是听众,常常被演讲者的情绪所打动。选手们诗一样的语言、火一般的激情、玉一般的颜值,总能在某个瞬间,让人心潮澎湃,甚至舞之蹈之。然而,演讲比赛后,仅仅两三天,再回味演讲时的场景,再钩沉刹那间时的感动,总觉得虚虚渺渺,难能再现。

  演讲还是那场演讲,选手还是那个选手,语言还是那些语言,为什么总是当时激动万分,稍稍时过境迁,就难有缱绻不舍的感动呢?

  我不由得想起了我的三舅。三舅是个农民,年近七十,由于在外打工不慎,左手指断了两根。更不幸的是,他患有轻度脑栓,导致压迫神经,说话总是结结巴巴。每年,我父母亲过生日,三舅总是提前一周打电话给我,“那...那...那娃儿,你...你...你妈过生,我要带两只土鸡,莫...莫忘了哈!”每每听着三舅电话中的声音,一丝丝温暖掠过心头。去年的一天,又是父亲的生日,毫无例外,三舅带着一麻袋土鸡就到了车站,我匆匆赶到车站接他。三舅更老了,满脸皱纹如泥土的沟壑。三舅佝偻着身子,用只有三根指头的左手拉着我的手,粗糙般如铁锉。“那..那..那娃儿,把这个带..带..带成都去,给你爸,莫..莫..莫忘了哈!”听着三舅断断续续的嘱托,胸中顿时涌出阵阵暖流,感动的泪水盈满眼眶。

  我有一个同事何嘉,是电视节目的后期制作。何嘉相貌平平,体格甚至有些弱不禁风。据同事们讲,何嘉很不爱说话,好话、坏话都不爱说,一些同事戏称他“加纳”(嘉讷)人,就是“讷于言”的意思。去年的一个寒冬之夜,一个专题短片必须在第二天凌晨8点上交。机缘巧合,何嘉来制作,由我来审片。从晚上7点开始,一直到早上7点,十多个小时,何嘉都在电脑旁,一帧一帧、一字一字地敲画。我实在熬不下去了,在旁边的沙发上睡了好几觉。每过1至2个小时,何嘉都要叫醒我,嘴里只有两个字“审片”。看了片子,我提了一大堆意见,他认真地听着、记着后,只有一句话语“你去睡,我做好!”。如此重复达5次,片子终于通过。望着何嘉熬红的双眼、消瘦的面颊和略带喜悦的表情,我感到十分愧疚,对他说了一大串感谢和鼓励的话语,何嘉笑笑地听着,结果仍只有一句话:“应该的,莫啥子!”长长的十多个小时,短短的百十字言语,“讷于言,敏于行”的同事,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
  时光荏苒,300多天过去了。我到车站接三舅、我和何嘉制短片的场景却如同昨天发生的一般,历历在目、难以释怀。结结巴巴的三舅,戏称“加纳”的同事,我怎么也难以挖忆出他们口中哪怕是一句漂亮的言语。但是,他们给我的那些感动却深深地沉淀,无需任何勾忆,却在时时涌起。

  诗一般语言怎能让人不感动!在这个“语言爆炸”的互联时代,多么曼妙的音乐、多么锦绣的语言、多么激情的表白,“信手拈来,随手用去”,总能瞬间感动他人,也感动自己。

  然而,对亲情浓浓的牵挂,对职责无言的坚守,却更能让人永久地感动。每天,对年长同事倒上一杯淡淡的清茶;每次,对失意的朋友递上一个安慰的眼神;每夜,为最亲的人盖一盖脱滑的被角......经年累月,虽无声无息,却常常让人感怀于心,动念于情,直到永远!

  朋友,今天,你被他人感动了吗?今天,你感动他人了吗?

 

 

  巴中市广播电视台   刘洋

 

网友评论:

已有条评论 点击查看
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,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验证码: 如您看不清楚,请点击图片刷新
返回文学艺术首页